最新最潮的新闻资讯

艺术家李华生因病去世:生前如隐士般生活 作品

2019-07-11 15:06栏目:都市作者:admin
TAG:

  封面新闻讯(记者 杨帆)2月26日清晨6点33分,四川著名艺术家李华生因病在都江堰去世,享年74岁。这位出生于1944年的艺术家是四川宜宾人,他的书法创作和水墨山水迥异于传统,而更偏向于当代,在多年艺术生涯中,他追求心手双畅,其线格画、抽象山水、摄影以及以水墨为基础的装置作品都享誉国内外。作为四川本土颇为低调的一位艺术家,李华生生前很少在国内办展,更几乎不接受任何媒体访问,因此他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神秘的存在。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获知噩耗后,第一时间联系到了其子李圳,他说:“我父亲去年就检查出了肺癌,对待病魔,他一直都很乐观,走的时候也很安详。目前我们家人暂时不打算给他举行遗作展。”

  李华生成名于传统水墨。上世纪80年代,他的水墨风景名噪画坛。然而,正当李华生的写意山水深受热捧之时,他却放弃了传统的水墨图式。1987年李华生赴美国参展,其间他在美术馆看到了一些当代艺术杰作。此行不仅让李华生大开眼界,也使其深受刺激。当他接触到国际当代艺术之后,便拒绝再用传统方式作画,并开始隐士般的生活,居于喜马拉雅山。在之后的几十年中,为了寻求艺术上的了悟,李华生选择了一种极端而单调的方式——手绘线格。这种方式近乎禅修,这些用柔软的毛笔一根根绘就的线条,记录了他持续而细微的身心变化。从存在主义的角度看,每一幅线格都是一段往昔岁月的印记。回国之后,他隐居成都,从商业艺术圈中销声匿迹。

  这位如同隐士的艺术家当年在美国时不会英文,没人知道他是著名山水画家,所以他没有社会、文化和历史给予的任何压力,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。李华生回国之后,无法再用以往的传统方式作画。他过着隐士般的生活,不论寒暑,都定期前往喜马拉雅山。中国山水画家很少将喜马拉雅山作为绘画对象,李华生却被此山的宁静深远所吸引。旅途中,李华生常留宿在的寺庙,清晨,僧人们有节奏的诵经声使他醍醐灌顶。他意识到描绘喜马拉雅山的方式不必局限于描绘山的外形,也可以记录处于群山中的人的意识状态。

  1998年,这一深刻的见解引导李华生开创了一种新的、前所未有的实践方式:在有规律的冥想状态中,他手绘出水平和垂直的线条,交错组成为线格。用毛笔写出的一根根线条,仿佛是艺术家在时间中所留下的“电图”,捕捉并记录了身体、知觉、感受、情绪和思想的瞬间状态。每一根线条都在心神高度集中的状态中完成,这只有几十年执毛笔训练的水墨画家才能做到。线条上任何微小的波动都是“气”的凝聚和消散,体现出艺术家身体和精神的活力。李华生坚持这种实践已长达十年之久。

  对李华生而言,他那极具克制力的线格和恣纵的山水、书法常互相映照。李华生没有停止对后者的探索,而使其更加抽象、极简而别具面貌。展厅主空间中展示了李华生的抽象山水,包括其著名的“一笔画”和或可称为“墨雾山水”的作品。“墨雾山水”系列从未展出过的,它是作者试图完全摆脱用笔,呈现墨和纸物质属性的尝试。从“一笔画”和“墨雾山水”中,我们可以感受到作者对有意与无意、形象与想象之间微妙关联的悉心探求。

  李华生在进行抽象画探索前,已经被广泛地认为是同辈山水画家中的佼佼者。曾参加过重要展览,如中国美术馆十人中国画展(1981);美国八大博物馆画巡回展(1983-1985);香港艺术馆、新加坡艺术馆、伦敦大英博物馆、德国东亚艺术博物馆传统和创新:二十世纪中国画巡回展。在此期间,李华生还在美国哈佛大学、耶鲁大学、密歇根大学、华盛顿大学(1987)以及新加坡国家博物馆(1992)举办过个展。

  作为一位曾汲取了传统国画营养,却在创作之路开创了独特风貌的艺术家,李华生算是四川书画界的一个异数,也没有人怀疑他作品在当今画坛的收藏价值和学术价值。李华生的去世也让诸多本土艺术同行感到惋惜。四川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董维微告诉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:“李华生先生是新中国第二代国画家中最具开拓意识的一位,其坎坷的体制内经历与复调重重的个人生涯,既没有封闭其艺术的天灵盖,也没有泯灭其张扬的个性;而深厚的传统功力,又给了他在歧路横生的艺术阡陌间洒脱游走的自由;他的绘画终究是自己的,透着传统,充满灵性,同时又满纸问句。其间的欣喜、迷惘、得失与辛酸,都足以令知者动容。或许,其艺术探索实践所引发的思考,将于未来长时段持续......”

  著名书画家陈滞冬则说:“李华生是位真正的艺术家,他忠实于自己的内心,性格率真,不苟同于流俗,自己和自己的艺术冲动较劲。他又是一个极端聪明的人,因为太聪明了,所以他又随时都对自己的创造抱着质疑的态度,因此他又比其他艺术家内心承载着更大的压力。”

  著名收藏家纪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“李华生老师早年对唐宋,到石涛,到黄宾虹,陈子庄的绘画都做了深刻研究,年轻时就和李可染等先生一起办展,可染先生评价李华生作品‘小中见大’。华生老师在生活中时刻都在审美对比,他一生都在追求艺术的独立和纯粹,为此他不断的推翻自己。作为当时国内极富盛名的艺术家,在1987年他去了美国访问交流,他敏锐的观察审视、对比东西方艺术的至高点,体量世界艺术。 西方的罗斯科、波洛克让他触动很大,从而他反观中国绘画,认识到从黄宾虹到今天的中国山水画具有没有彻底的抽象性,并认为整个艺术创作的过程就是消解的过程。他回国后,便将自己隐起来创作,应证他从抽象到虚无的认知。李华生老师在工作中使用工具上他仍然是毛笔,宣纸,捕捉他的感受。他沟通了东西方艺术,虽然表达方式不同但他的呼吸仍然是东方的。正如他讲,从美国回来成就了他的艺术。”

  纪乐还回忆起了李华生曾经的一句“名言”:艺术家无时无刻都应该在艺术当中,你有一分钟不在艺术中,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。他认为,李华生先生以其横溢的才华和绝对独立的人格完成了他艺术人生;他的艺术是超越他所处的地域与时代的,不仅指他的书画作品,还有他的人生。

随机看看

NEW ARTICLE

热门文章

HOT ARTICLE